标签归档 AFC亚洲杯

通过admin

AFC官方公告!另一个国家申办亚洲杯与韩国和日本竞争而中国根本没有机会

原标题:AFC官方公告!另一个国家申办亚洲杯,与韩国和日本竞争,而中国根本没有机会

北京时间6月29日,亚洲足球协会正式宣布将提交2023年亚洲杯主办意向书,该意向书从6月30日推迟至7月15日,时间延长了半个月。此外,据印尼足协官方消息,他们将申请主办2023年亚洲杯。此外,对于韩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卡塔尔,亚洲足球协会并不担心没有亚洲杯主办权就不会有接管。同时,可以肯定的是,亚洲杯将无法回到中国。

新的亚洲杯原定于2023年6月开幕,中国将主办所有奥运会。由于亚足联要求中国全面对外开放,双方未能达成协议。

5月底,AFC向所有AFC成员协会发出了意向书邀请。提交截止日期为2022年6月30日。

最近,亚洲杯的主办权已经从一个人变成了一个甜点。韩国足协正式发布公告,宣布将申办亚洲杯。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日本和卡塔尔也提出了明年主办亚洲杯的想法。

其官员表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亚洲足球协会要求的所有条件,并将尽快发布。”。印尼此前曾主办过2018年亚运会,并将于明年5月主办男子U20世界杯。如果它获得了主办亚洲杯的权利,它将立即实现无缝连接。

随着亚足联提交意向书的截止日期推迟到7月15日,它可以为其他国家参与申办亚洲杯留出时间。简而言之,亚足联不必担心亚洲杯主办权得不到认可。

现在,这个谣言是假的。中国组委会已经放弃了主办亚洲杯的所有工作,因此亚洲杯没有机会回到中国。

对于国家足球队来说,中国未能主办亚洲杯意味着它失去了主办国的优势。今后,亚洲杯小组赛很难抽签,从而增加了排位赛的难度。目前,国家足球队往往远离世界足球世界和亚洲足球世界,这反映在6月份没有安排比赛。此外,后备人才还达不到顶尖水平,实力已成为亚洲第三、四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通过admin

AFC官方公告!2023年亚洲杯未能重返中国四个申办国宣布日本退出

原标题:AFC官方公告!2023年亚洲杯未能重返中国,四个申办国宣布日本退出

亚洲足球协会正式宣布,目前已有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韩国和卡塔尔四个国家提出申办2023年亚洲杯。这意味着中国没有机会主办,日本也退出了。明年的亚洲杯,国家足球队的目标应该很明确,那就是晋级小组赛!

5月,亚足联宣布2023年中国亚洲杯将在另一个地方举行。然而,亚足联尚未宣布哪些国家正在申办2023年亚洲杯。球迷们猜测,当中超联赛恢复主客场比赛时,亚洲杯有可能重返中国?

现在,2023年亚洲杯将不会回到中国。亚洲足球协会宣布,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韩国和卡塔尔已经提交了投标,并将于10月17日宣布新东道主。

2023年亚洲杯原定于6月16日至7月16日在中国举行。现在,虽然不确定主持人是谁,但等待时间肯定会有所不同。

现在,韩国是一个受欢迎的国家,赢得了亚洲杯主办权。韩国队自1960年以来就没有举办过这项赛事。上次太极虎赢得亚洲杯是在1960年!

如今,韩国队拥有孙这样的世界级巨星,韩国足球水平也在亚洲一流。明年,如果韩国是东道主,在孙的领导下,韩国队将攻打63年来第一个亚洲杯冠军。

最初,如果国家足球队是东道主,目标是至少进入亚洲杯前8名。但是现在,国家足球队不是东道主,目标应该是晋级小组赛。此外,国家足球队很难晋级。此外,还有另一个悬念。入籍的国际球员埃克森、罗国富等表示愿意为国家足球队参加亚洲杯,但足协和国家足球队是否会招募入籍球员加入国家队?现在这也是一个问号!

通过admin

AFC称2022年U23亚洲杯落户中国 足协并未提出申办

亚足联上周向下属会员协会下发通知,征求主办2022年第五届亚足联U23亚洲杯预选赛小组赛承办地。这份通知中最令人瞩目的是,这项赛事的决赛阶段比赛将于2022年6月11日至29日在中国进行。这多少令人感到意外,95年龄段U23国足两年前在家门口作赛“受辱”那一幕至今依然历历在目,难道中国足协“好了伤疤忘了疼”、再一次提出了申办要求?而且笔者也注意到了,亚足联下发的《2022年亚足联U23亚洲杯赛竞赛规程》上也清楚地写上了“中国”字样

亚足联U23亚洲杯赛即原来的亚洲U23锦标赛,今年1月份刚刚在泰国进行了第四届赛事,同时也是东京奥运会男足亚洲区预选赛,获得前三名的队伍代表亚洲将出战东京奥运会。按照亚足联的竞赛安排,此项赛事每两年进行一届,但因为从2021年起,亚足联从赛事包装、商务开发等角度出发,对所有赛事进行了更名,因而2022年第五届赛事便变成了“亚足联U23亚洲杯赛”,参赛球员年龄为1999年1月1日以后出生。

预选赛原定于2021年6月份展开,但因东京奥运会延期,亚足联已经将预选赛延期至2021年10月展开。其中,每个小组有五支球队的,将从2021年10月23日至10月31日之间进行;每个小组只有四支球队的,则将从2021年10月27日至10月31日进行。据悉,共有45个会员协会报名参加这届赛事,亚足联此次下发通知是征求预选赛小组赛各个小组的承办地。而决赛阶段的比赛则直接确定将由中国来承办。

相信中国球迷对2018年初在江苏省内进行的第三届U23亚锦赛依然记忆犹新,特别是中国95年龄段U23国足在小组赛最后一场比赛中1比2输给卡塔尔、无缘小组出线之后的那场“裁判风波”更是令人耿耿于怀。而且,由于亚足联规定这项赛事逢双数届次为奥运会亚洲区的预选赛,逢单数届次则并无其他意义,因而亚足联下属会员协会更愿意申办逢双数届次,毕竟涉及奥运会预选赛,作为东道主多少还是有些优势的,而逢单数届次则几乎没有会员协会愿意主办。当初,中国足协就是在没有其他会员协会愿意主办2018年第三届赛事的情况下,主动提出了承办,最终的结果反而是“吃力不讨好”,无论是赛事准备还是投入方面耗费不少,可身为东道主球队最后连小组都未能出线,甚至某种程度上完全就是在家门口被“纯粹恶心了一把”。

在这样的情况下,2022年第五届U23亚洲杯赛又是一届无人愿意承办的赛事,而亚足联直接宣布赛事将在中国主办,这岂不是“纯粹”又要“恶心”一把中国足协?

不过,笔者从中国足协相关人士处获悉,中国足协并未提出过2022年第五届U23亚洲杯赛的申办事宜。而且,按照目前办赛的程序,类似主办像U23亚洲杯赛这样的洲际大型赛事,需要提前向政府相关部门提出申请,在获得批复之后,中国足协才能向亚足联提出申请。而中国足协在拿到了2023年亚洲杯赛的主办权之后,迄今为止并未向更高部门提出过再办亚足联其他赛事的申请报告,之前也未曾有过类似的计划或报告。

因此,2022年第五届亚足联U23亚洲杯赛安排在中国进行,并非中国足协主动之举,更何况,中国将在2022年初主办冬奥会,然后在9月份还将在杭州主办亚运会,而且有传言,国际足联很有可能还会将扩军后的24队规模的首届国际足联俱乐部世界杯赛安排在2022年夏进行,如果再办U23亚洲杯赛,显然在赛程上是冲突的。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亚足联似乎执意要吧第五届U23亚洲杯赛安排在中国进行,这还要从亚足联定于2021年起全面调整亚洲足坛的赛事计划与安排说起。

从2021年开始,亚足联鉴于U23亚洲杯赛的特殊性,尤其是逢单数届赛事无人愿意承办的现实,因而决定将单数届U23亚洲杯赛与各国和地区国家队参加亚洲杯赛捆绑起来。具体来说,像下一届亚洲杯赛定于2023年在中国进行,而2022年将进行第五届U23亚洲杯赛,于是,亚足联决定将第五届U23亚洲杯赛作为亚洲杯赛前一年的测试赛,交由亚洲杯赛的主办国主办。这其实与国际足联先前在世界杯赛的前一年将联合会杯赛交由世界杯主办国来承办、作为世界杯赛前的测试赛是一个思路,就像2019年女足世界杯赛在法国进行,而法国在主办女足世界杯赛前一年即2018年,同时主办国际足联女足U20世青赛一样,女足U20世青赛作为女足世界杯赛前一年的测试赛。

也正因为此,由于中国在2023年将承办亚洲杯赛,于是,2022年的U23亚洲杯赛便作为测试赛,同样交给了中国主办。未来,像卡塔尔、沙特等五国正在申办2027年亚洲杯赛,而2026年的第七届U23亚洲杯赛将同样由亚洲杯赛的主办国举办。这样,亚足联既解决了单数届U23亚洲杯赛无人愿意承办的尴尬,又会亚洲杯赛的主办国提前一年提供了一次测试大赛的机会。而双数届U23亚洲杯赛因为同时又是奥运会男足赛亚洲区的预选赛,亚足联再单独展开申办。

此所谓亚足联的“一箭双雕”!不过,亚足联未必最终能如愿,因为中国方面不会办2022年第五届U23亚洲杯赛。

至于中国99年龄段U23队伍,因受到疫情的影响,今年尚未组织过集训。不过,在11月份联赛结束之后,队伍将会重新展开集训。目前,该队主教练扬科维奇已经在上个月从塞尔维亚返回中国,正在赛区观看各级联赛、考察球员。

通过admin

AFC访工体:曾作亚运主赛场 见证亚洲杯巅峰战

6月11日,亚足联在官网发表专题,对北京工人体育场进行了介绍。在专题当中,亚足联官网回顾了在工体发生的经典时刻,称工体拥有着足以与任何亚洲体育场分庭抗礼的精彩历史。

工人体育场上座率约66000人,在1959年为建国十周年献礼而建,1994年作为2000年奥运会申办工程的一部分进行了改造。工体曾经作为1990年北京亚运会和1993年第七届全运会的主体育场承接了田径项目,并在1993年见证了女子1500米、3000米、10000米打破世界纪录。不过它主要的职能还是足球场;它是北京国安的主场,同时也承办过英超亚洲杯的比赛。而为中国球迷广泛所知的是,工人体育场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曾经坐镇主场连续战胜AC米兰、格雷米奥、弗拉门戈、佩纳罗尔等国外强队,创造了“工体不败”的佳线年,伴随着中国承办亚洲杯,工体成为了中国队在该届杯赛上的主场,承办了所有中国队本届亚洲杯的比赛,保证了中国队顺利杀入迄今为止的最后一次亚洲杯决赛。2008年,工体承办了北京奥运会足球比赛,见证了男子足球半决赛阿根廷战胜巴西以及女子足球决赛美国战胜巴西的比赛。

对于工体而言,在它举办的比赛当中,最令人难忘的比赛是2004年亚洲杯决赛中国队对阵日本队的比赛。在第二次杀入亚洲杯决赛后,中国队希望获得史上首座洲际大赛的冠军;而日本队则希望拿到最近四届亚洲杯中的第三个冠军。在晋级道路上,中国队2胜1平排名A组第一,随后八强战3比0战胜伊拉克、半决赛点球战胜伊朗,得到了在主场迎战死敌的机会。62000人涌入球场,中国队开场占据优势,但福西崇史在上半场的进球重挫了现场球迷的士气。尽管李明在十几分钟后的进球将比分扳平,引爆了看台的欢呼,但在比赛还有20分钟结束时,中田浩二的手球再次帮助日本队领先。压上狂攻的中国队被玉田圭司一锤定音锁定了3比1的胜利,屈居亚军,而日本队则第三次捧起了亚洲杯的冠军。

对工体的介绍是亚足联“亚洲伟大体育场”系列专题的最新一期。在之前的专题中,亚足联曾介绍过首尔世界杯球场、琦玉世界杯球场、阿扎迪体育场、法赫德国王体育场等著名体育场,广州天河体育场也曾在之前上榜得到介绍。

通过admin

AFC竞赛会议新决议 卡塔尔承办2024年U23亚洲杯赛

亚足联下属竞赛委员会今天(9月30日)在吉隆坡召开年度第五次会议,会议决定推荐卡塔尔作为2024年第六届U23亚洲杯赛的主办地。同时,竞赛委员会还就其他相关事务做出了一系列决议。

此次会议由竞赛委员会主席、来自越南的陈国俊主持,竞赛委员会委员以及亚足联秘书处竞赛部的相关工作人员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就亚足联主办的一系列竞赛事宜展开讨论并做出了一系列的决定。这其中,最令人关注的还是2024年第六届U23亚洲杯赛的主办地选择问题。

因第六届U23亚洲杯赛同时也是2024年巴黎奥运会男足赛亚洲区预选赛,因而这届赛事的主办权争夺相对还是比较激烈,共有五个西亚国家提出申办,包括伊朗、卡塔尔、沙特、阿联酋与乌兹别克等会员协会。结果,亚足联组织的考察小组对各会员协会进行考察之后,一致推荐卡塔尔承办这届赛事,毕竟卡塔尔将在今年11月份主办世界杯赛,各方面的条件以及设施远超其他会员协会。而最终,竞赛委员会也采纳了考察小组的意见,一致推荐卡塔尔承办这项赛事。

这也意味着卡塔尔继2016年承办了第二届U23亚洲杯赛之后,时隔8年第二次承办这项赛事。届时,包括卡塔尔在内的亚洲16队将争夺代表亚洲出战巴黎奥运会的3.5个席位,其中,获得前三名的队伍将直接进军巴黎,而第四名则将与非洲区的第四名进行跨洲附加赛,以争夺最后一张入场券。

按照亚足联拟定的竞赛时间表,2024年第六届U23亚洲杯赛初步定于2024年1月10日至28日进行,而这项赛事的预选赛则将安排在2023年9月4日至12日这个国际足联指定的国家队比赛窗口期进行。中国2001年龄段队伍将参加这项赛事。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拿到第六届U23亚洲杯赛的主办权之后,卡塔尔再接办2023年亚洲杯赛的可能性正在减小,而韩国接手的可能性增大。正常情况下,一个国家或地区不太可能连续承办两项大赛。按照亚足联先前的计划,如果2023年亚洲杯赛的主办地选择在卡塔尔的话,亚足联可以将这项赛事的时间延后至2024年1月份,而将2024年第六届U23亚洲杯决赛阶段比赛的时间延后至2024年2月份,但是,让卡塔尔连续承办亚足联主办的两项最高水准的赛事,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会导致风险提高。所以,韩国接办2023年亚洲杯赛的机率相较前期,其实是进一步加大了。

除了第六届U23亚洲杯赛的主办地选择之外,竞赛委员会还就亚冠联赛报名事宜、红黄牌问题、亚足联俱乐部许可证制度等事宜做出了一系列决定。按照程序,所有决定都将提交亚足联执委会,待执委会会议确认之后再正式执行。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